注册 登录
滑铁卢中文论坛 返回首页

风萧萧的个人空间 http://www.shuicheng.ca/bbs/?6191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王孟源 台南人 揭露西方兽性行为

已有 157 次阅读2024-1-21 06:40 |个人分类:中国

王孟源 台南人 揭露西方兽性行为

 王孟源,台南人,清華大學物理系畢業,哈佛大學物理硕士及博士,後轉往金融界,歷任巴黎银行研究主管,瑞士聯合银行经理(於2001年發明世界第一個全自動交易程式),瑞士信托经理,现已退休。業餘興趣在於研究經濟,軍事和歷史。

大家有谁了解王孟源这个学者吗?

  我无意中在部落格上看了这个人的几篇文章,这个人好像是一个(貌似)在美国生活多年的学者,目前我还不清楚他的具体专业,他写了很多文章,几乎都是在批判美国制度的,我在这里放一下链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170f0050102vlg5.html
http://blog.udn.com/MengyuanWang/131371444  

  大家也看到了,他的文章也同样被转到了国内,其实开始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是不去看这种明显带有倾向性的文章,但是我后来觉得直面不同观点并敢于与之辩论是我们自由派和小粉红们最大的不同点,因为本人才疏学浅,还不具备驳倒这位教授观点的能力。(当然我也没有看过他所有的文章,只看过部分文章)。 

  首先我觉得他和那些小粉红不同,我总结了一下他的观点就是:即便中国是个威权国家不假,但美国也不比中国好到哪里去(详情还请看一下他具体的文章,大概就是引述了美国爱国者法案等等的资料作为论据,尽管我对他提出的根据爱国者法案,警察可以如同抢劫般随意扣押公民财产这个说法有些怀疑。)  

  如果有了解美国情况的葱油的话,可以解答一下我的疑惑吗?如果可能的话,能否也可以对链接中的另外两篇文章做出一些评价?

【宣佈】哀悼朱雲漢院士

王孟源 於 2023/02/08 

https://blog.udn.com/MengyuanWang/178299171

台灣僅有的國際級社科學者

昨天在观网看到朱院士去世的消息,心情十分悲痛。67岁,正常情况再活十几二十年没啥问题,看见两岸统一、看见中华民族的复兴、看见新国际秩序的建立都没啥问题。我对朱院士的评价和王博一样,他是台湾仅有的一位世界级的社科学者,这样的学者中国大陆也没几个(至少台面上露面的没几个)。他不是苏起、张亚中、郭正亮这些后知后觉者,他的很多观点都具有超强的预见性,而且还兼顾台湾人利益、中国人利益和世界全人类利益,其他几位要么只局限在岛内一亩三分地、要么既天真又迂腐、要么就是个投机分子。最后祝王博身体健康,见证接下来几十年的世界巨变。

哲人早逝,是全世界華人的損失。幾年前我曾計劃返臺教書,當時心裏想著會有機會和朱院士結交談天,唉。

【外交】【傳媒】現代英美的假新聞體系

http://blog.udn.com/MengyuanWang/131371444 

王孟源 2019/12/25 04:43

三天前,一則新聞出現在英國的所有主流媒體上,隨即得到全球性的轉載,其後《BBC》和《Guardian》等等都一再追蹤報導https://www.bbc.com/news/uk-50883161

故事說在倫敦南郊的Tooting鎮,有一個六歲的小女孩,名叫Florence Widdicombe,她到Tesco超級市場去買了一張賀卡,回家後發現卡裏已經寫滿了英文的信息(參見下圖),聲稱是一群被關在上海青浦監獄的外國人,因爲受到非人道的待遇,包括强制無償為製造卡片加工,所以冒險對外求救,希望拿到卡片的人聯絡已經出獄的一個英國籍難友,發動國際力量來拯救他們於水火之中。

          

這則消息最早來自一個自由記者(Freelance Reporter),叫做Peter Humphrey,他有個中文名字,叫“韓飛龍”。很巧的是,他就是前面提到的英國籍難友,求救信的收信人。他娶了一個中國太太,曾在大陸工作很多年。雖然名片上寫的職業是記者,實際上他的主要收入來自私人偵探業務,公司名字叫做ChinaWhys。

2013年初,GlaxoSmithKline收到檢舉信,說他們的中國分部有大規模的腐敗和違法行爲,於是總部雇了ChinaWhys來進行調查核實。到了年中,中國的執法部門先一步逮捕起訴GlaxoSmithKline中國分部,連帶著也發現了Peter Humphrey的調查活動。因爲這種無照偵探業務在中國是違法的,Peter Humphrey和他的太太在2014年被判刑,關到青浦監獄,12個月之後被提前釋放,返回英國定居。

韓飛龍顯然心有未甘,此後成爲反中鬥士,不斷公開指控在青浦監獄受到非人待遇(參見https://www.ft.com/content/db8b9e36-1119-11e8-940e-08320fc2a277)。這次的賀卡事件再一次把他的發聲帶到全世界注意力的風頭浪尖。

我剛看到這則新聞的時候,就隱隱地感到不安。首先,寫原始報導的記者剛好就是事件的當事人,這通常不利於客觀敘事。其次,賀卡是很簡單的物品,現代都是用普通機器大批製作,而使用監獄勞工的目的在於降低手工生產的成本,兩者格格不入。最後,在上海生產的卡片中,只有一張有密信,而這一張密信卡片剛好就賣到收信人所在的國家;考慮到美國的賀卡市場有英國的5倍大,還有許許多多其他消費英文賀卡的國家,這個結果有點兒凑巧。

但是以上的質疑,或許可以設法解釋過去,並不能算是決定性的邏輯因果論斷,所以必須再挖深一些。我的第一步就是去找找韓飛龍囘英國後,定居的所在。只花了20秒,就發現他住在一個叫做Surrey的鎮上。我對英國的地理環境不熟,於是在Google Map上定位Tooting和Surrey,想看看它們距離有多遠,從而估計這個距離對應的機率大小。

然後我大吃一驚,因爲Surrey也在倫敦南郊,和Tooting相連。韓飛龍要到Tooting的那一家Tesco,是以分鐘計算的車程。

我想這麽明顯的問題,就算英美媒體假裝看不見,至少中方會出面點明。結果過了兩天,中國外交部的確出來否認,但是只說查無此事,青浦監獄和印刷商沒有任何關係。我相信他們在這兩天裏,下了真工夫,對相關機構和人員都做了反復的徹查,但是這在西方,基本沒有任何效果,連《紐約時報》都很高興地轉述報導(參見https://www.nytimes.com/reuters/2019/12/23/world/europe/23reuters-tesco-china-labour.html?searchResultPosition=7),反正英美大衆早已認定中國是邪惡的化身,這種空口白話式的否認必屬謊言,再出一篇文章反而可以繼續炒作這個話題,而且凸顯自身的中立和客觀。

我在過去五年多,已經一再解釋過,英美媒體對大衆的洗腦手法,是躲在多元自由的虛僞表象之下,隱秘地維持對重要話題説法的一致性,使群衆從多個角度、不同陣營的資訊來源都只能看到同樣的敘事(例如我現在想把真相傳播出去,就完全找不到願意面對事實的英文媒體;《RT》在美國是過街老鼠,根本不敢公開辦事處的電話號碼和電郵信箱),年久日深,自然接受其為正確的常識。一旦成爲常識,群衆的愚昧性就會對這些洗腦信條做自我加强,不但有心人可以簡單地使用它來推進私利(Advance Their Agenda),即使是沒有利益關係的第三者,如藝術家,也會主動引用發揮,進一步落實它在社會裏被接受的程度。

在英美早已完成對中國妖魔化的背景下,中國政府必須要有更强硬、更專業的輿論反擊能力。這次英美的假新聞媒體,過度掉以輕心,留下一個極大的漏洞,其實是一個天賜良機,能大幅削弱他們在仇中報導上的公信力,在貿易戰和許多其他外交工作上,都會有減低阻力的長遠好處。

雖然沒有在第一時間做出最有針對性的反擊,我覺得並不晚,還可以亡羊補牢,由企業出面,在英國控告韓飛龍毀謗。其目的,不是要得到法律賠償,而是把它重新鬧上新聞,藉以羞辱《BBC》之流的假新聞組織,並且殺一儆百,杜絕這一類造假抹黑。

現代英美的假新聞,原本是一戰、二戰和冷戰期間爲了團結全民、爭取勝利而撒謊,所建立起來的隱性體系;但是在過去40多年,資本成功奪權之後,它的忽悠欺騙,不再是爲了國家人民的整體利益,反而爲財團巨富在國内外掠奪、壓迫助紂爲虐。我個人認爲,一旦放棄對事實真相的堅持,一個製造謊言的龐大機器被有心人侵占利用,只是時間的問題。當前中國政府堅持只説實話(Nothing But The Truth;當然在現實政治環境下,不可能要求一定公開完整的事實,亦即不必是The Whole Truth),是極具智慧的政策,不但是建立公信力的有效手段,也是維持民族社會向上發展動力的基石。

王孟源【美国】候选人之死

2017/11/04 15:14

https://blog.udn.com/MengyuanWang/108908722

现代台湾社会受美国宣传和李登辉的小文革(其实李登辉根本不在乎民主,90年代的国民党党内选举完全是个笑话,总统普选只是他从旧国民党夺取真正权力的手段;当年外交部长钱復到哈佛演讲,为李登辉的“民主改革”宣传,我就质问他这点,他当时很不高兴,不过事后证实我是对的)洗脑,一提到民主普选就把它认同为普世价值、政治道德的最高点。其实懂歷史的人应该知道,民主普选的地位,完全是建立在近代连续两任世界霸主的示范上;可是好玩的是,19世纪的英国和20世纪的美国在其霸业奠定基础的过程中,并不是民主普选政体,而都是由财產、种族和性别决定的少数菁英独占投票权的体制。全民普选是霸权的后果,而不是霸权的原因;换句话说,台湾人当宝贝的这个制度,并不是造就英美霸权的美德,而是他们称霸之后的任性。

在实际执行上,南台湾的乡土性使买票文化极为盛行,不过这不是橘越淮为枳的问题;选举投票在美国向来也是毛病多多。19世纪的美国选举做弊是很明目张胆的,例如有一个技术叫做Cooping,也就是派人抓几十个、甚至几百个流浪汉和酒吧里的醉鬼,把他们灌得更醉之后,用马车送到不同的投票站投票,然后交换衣服,再去所有的投票站转一圈。名作家Edgar Allan Poe在1849年九月回纽约的途中经过巴尔地摩,刚好遇到当地的选举,他孤身一人在酒吧喝醉了,被抓去Cooping了一晚,结果酒精中毒而死(也有说是死于Hypoglycemia,不过被灌了太多酒必然是助因之一)。到了20世纪,南方各州仍然想尽办法不让黑人投票;一直到现在,一个常见的技术是不在黑人社区设投票站,即使是邻近的投票站也故意缩短开张时段,并且拖延投票手续,使其大排长龙,让黑人选民知难而退。至于刁难黑人的选举登记(美国没有统一的身份证或户口,选民必须在选举前向地方政府登记)更是某些州公开立法的既定政策。

四天前,Washington Post刊出了这篇文章:http://www.washingtonpost.com/national/a-fragile-man-whispered-innuendo-and-two-suicides-in-missouri/2015/04/15/fbb4c114-dedc-11e4-be40-566e2653afe5_story.html,让我这个自认已看清美式民主黑幕的老油条都摇头嘆息。故事的主角名叫Tom Schweich,耶鲁大学学士,哈佛法学博士(亦即马英九的学弟,欧巴马的同学;哈佛法学院和物理系隔着一片大草坪相望,法学院宿舍就在文理学院宿舍的隔壁,不过法学院的学生钱途光明,一般不会跟我们文理学院的穷光蛋厮混,而是直接到街对面的Lesley女子学院找乐子),是Missouri州的现任审计官(State Auditor)。Schweich是德国名字,Tom的祖父是德裔犹太人,娶了基督教女子之后,让子女做基督教徒长大。Tom自幼聪明(嗜好很多,例如他弹的一手好吉他,而且能轻易模仿别人的签名),哈佛毕业后回Missouri当律师,声名很好。1999年以共和党人身分步入政坛,先做了参议员的幕僚长,后来成为小布希手下国务院的首席律师。2010年他第一次竞选,打败了原任的民主党人,成为Missouri的审计官。四年任期下来,他的强力反贪使他的人气高到没有民主党人敢出来和他竞选的地步,轻松连任。

Tom Schweich入政坛时年纪已经很大了,所以急着爬下一步;2014年才刚连任,就开始准备2016年的州长选举。以他在州里的威望和Missouri的共和党倾向,只要他能拿到党内的提名,当选是没有疑问的;问题就出在党内提名上。美国大部分的州在党内选举时,只有登记有案的党人能投票,这当然只占总人口的一小部分;可是很多州是深蓝或深红的(Missouri就是一个深红的州;参见前文《从期中选举看美国民主》),所以选举结果其实正是由那一小部分极端分子来决定。如此一来,不但民意必然被扭曲,也给了幕后的黑金操盘手很大的杠杆作用(台湾人应该对这个现象也很熟)。

Tom的党内对手叫Catherine Hanaway,是现任州议院院长,典型的职业政客。她的竞选捐款,竟然有2/3来自同一人,也就是Missouri的第一富豪、对冲基金大亨Rex Singquefield。Singquefield是少数非犹太人出身的金融大亨;他近年来急着要Missouri取消所得税,改用购物税(这个原因应该是很明显的),于是钱包大开,利用美国法律的宽容,公开合法地收买政客。他的一个手下叫做John Hancock(与美国独立革命家同名),是共和党籍的政治顾问(Advisor,实际上是政治打手Hitman或白手套Fixer的代名词),去年竞选开始后,加入了Hanaway的团队。既然Tom Schweich的人气那么高,自然成为Hanaway团队的首要打击对象。共和党人一般遇到这种情形,只要挖出对手贪污或玩女人的歷史,就可以利用财阀手下的媒体大做文章;如果找不到真的把柄,编一个也可以,反正捕风捉影,只须炒作到选举日(民进党对美式民主的这方面学得很道地)。但是Schweich一生清廉自持,在Missouri形象极佳,也没乱搞过男女关系,就是编出故事来也没人会相信,那怎么办呢?

Hanaway团队的解决方案还是编故事,但是故事本身比较特别一点:也就是由Hancock出面,到处散布谣言,说Schweich家改信基督教是假的,他私下还是犹太人。当个犹太人在美国东北部、西岸加州和中北部其实是很光荣的事,在申请哈佛这类顶尖大学的时候,还有特别优惠。我以前的一个同事在纽约长大,父亲是犹太人,母亲是基督徒,从小没有受犹太教育,照西方常理,子女的宗教从母不从父,他应该不算犹太人,但是他自我介绍却常自称犹太。当然因为我们在银行界,这对他的职业生涯特别有帮助;他其实是无神论的(若不是我们交情好,我又是亚裔无神论者,他也不会告诉我实情)。话说回来,在像Missouri这种基督教州,犹太人也不会被一般民眾歧视,但是共和党靠讨好基督徒原教主义者争取选票(这是由尼克森开始的,至今40多年,已经根深蒂固),所以会到党内选举投票的热情党员却会在乎候选人是否为基督徒,所以很快Schweich的民调数字就往下掉。

去年十月,Schweich自己也听到了风声,知道了对手在搞的骯脏把戏。他这人太直了,不但出来辟谣,而且还公开指责Hanaway和Hancock,但是Singquefield的银弹攻势十分厉害,没人敢出来作证,结果Hancock还倒打一耙,说Schweich无中生有。2015年二月21日,Hancock当选共和党在Missouri州的党主席,Schweich不只当选无望,他的16年政治生涯基本完蛋了,气愤焦急之下,他在五天后吞枪自杀。他生前雇用的发言人叫Spence Jackson,原本混得很不得志,是Schweich慧眼视人才,给予重用。Schweich死后,Jackson为报恩,不肯当缩头乌龟,到共和党党员大会去继续指控Hancock,要求他辞职;但是整个共和党Missouri党部都被Singquefield买下了,Jackson的努力只带来更多的嘲笑。在三月26日,他也吞枪自杀;当地的警长居然有通灵术,宣布他的自杀和Hancock无关,而是因为找不到新工作。当然大家都知道Hanaway会是下任的州长,有谁会想得罪她呢?

Schweich和Jackson的故事,对我触动很深;尤其Schweich正直的脾气,我完全可以体会。不过从大局上看,一个这么正直的人要在美国搞政治,本来就是很不明智的。美国人在进行颠覆宣传战的时候,最喜欢把美式民主称为普世价值,而对方的贪污腐败则是体制问题;其实当然是刚好相反,美式民主只是许多政治体制中的一个选项,而贪污腐败之类的问题才是普世性的;Schweich和Jackson用他们的生命印证了这个真理。

【后注】五月12日,Missouri州对Schweich自杀的调查报告出炉,宣布自杀是因为他有隐形精神病,所谓Hancock散不谣言的事,查无实据。

发表日期 : 2015-04-20 09:49


14 条留言


南山卧虫 留言 :

唉,竞选州长,手段比马克吐温时代进步了许多。

不过,洋奴们依然会说--这个故事可以被公开报导,正好证明了美国民主社会的优越性。 (2015-04-20)

王孟源 回复:

报导了但是没人读,因为自由媒体的假话多出1000、10000倍;读了也没人理,因为民主制度已被买通了,Hanaway一样当她的州长。这就是美国社会的优越性,哎。。。


南山卧虫 留言 :

或者说,这才是西方民主可怕的地方,说了也没用!
北韩人知道自己被教育/传媒洗脑的比例,一定高于美国人知道自己被教育/传媒洗脑的比例。

幸好,这或者可以间接证明,中国大陆人民的独立思考能力和吸收能力是全球最高的! (2015-04-20)

王孟源 回复:

啊,我自己以前也想过,至少在台湾长大,我知道什么是口号、什么是宣传;美国人一般是浑然不觉的。


之乎者也 留言 :

读完之后不胜唏嘘。
中国大陆前些年的农村基层选举(选村长)也弄出了很多狗屁倒灶的事情。村霸买票、吓票层出不群。

台湾社会对所谓的民主选举制度已到了病态的盲目崇拜的地步,我台湾的表哥(外省第三代)每次来大陆,都感叹大陆发展太快,台湾已迟滞数十年,怒骂蓝绿两党内耗误了台湾,但言谈举止间对台湾的政治制度仍十分地具有优越感,对我说,大陆什么都好,就是政治体制太落后。呵呵,这不就是几十年前大陆文革“宁要社会主义草,不要资本主义苗”的翻版么。

真不知台湾人何时才能从这种迷思中醒来。台湾已经历两轮政党轮替了,台湾人也接连失望了两次,中国人常讲事不过三,明年蔡英文上台,社会若继续沉沦(这几乎是一定的,中共不会对不承认九二共识的政府让利),我怀疑台湾人最终可能会失去制度自信。 (2015-04-20)

王孟源 回复:

庸人的心理是反理性的。越是被证偽,信仰越坚定。美国常有世界末日教派,末日预言没有兑现之后,核心教徒的狂热程度有增无减。只是台湾两千万人的智商都和狂热教徒相当,这就很可悲了。


之乎者也 留言 :

突然发现先生上面提到钱复,想起去年,耄耋之年的钱复在太阳花学运之后表示对当年参与推动台湾民主化十分后悔,真是造化弄人 (2015-04-20)

王孟源 回复:

我没听说。谢谢你提起。我一直觉得钱復那一批人,若是有良知,真该好好地忏悔;看来他还算是有良心的。


南山卧虫 留言 :

//庸人的心理是反理性的。越是被证偽,信仰越坚定。//

哈哈, 笑喷了!.

由此想起,顺便问个事,罗马天主教廷,直到1978年,才正式承认当年对伽里略的判决是错误的--这个讯息确切吗?

要改变信仰(无论宗教政治等等),其实就是改变脑部结构和思维运作模式,千难万险。 (2015-04-20)

王孟源 回复:

1978年没有搞成,到1992年才正式认错。

所以我没有任何信仰,一切以事实结果加逻辑分析来决定。


南山卧虫 留言 :

靠,1992年!!!
一山还有一山低,还是高估了某脑s 的结构和运作。 (2015-04-20)

沐浴脑壳 留言 :

我一直有种感觉,就是学物理出生的评论者,相对而言比较客观理性。 (2015-04-21)

王孟源 回复:

也不见得。近年来,超弦这个伪科学鸠占鹊巢,客观理性的鹊儿们不想饿死就得改行。现在留下的鸠儿比罗马基督教会还要非理性得多。


世界对白 留言 :

看美剧 Vikings Season里有一幕给我的影像很深刻——维京人打到英国,两边谈判,英国人有个先决条件就是要有个人改信上帝,这样就是朋友之间的问题了。
《12 Years a Slave》里是一边奴役鞭打黑人,但天天要给他们讲圣经!
大陆这些年经济发展迅速,许多农村都是留守人员,一些邪教(全能神教等)发展的挺吓人。应该多鼓励去跳“小苹果”,哈哈!据说基督教徒快一亿了,反倒是西方的教徒在减少。
中共这些年理论上发展还是不总,没有能拿得出手的东西来。 (2015-04-21)

王孟源 回复:

马克思不是说宗教是愚民的鸦片吗?

不过也不是所有的宗教都一样。中国的佛和道至少有三点优于西方宗教:第一,中国朝廷素来不让它们干政;第二,因此它们往哲学方向发展得深;第三,这些哲学大部与现代科学兼容。


访客恩 留言 :

今天报载李登辉谈「潮流」问题,要台湾人看清国际潮流,2016投蔡英文。原来他的「潮流」不过六个字,对于台湾来说,中国「你是你,我是我」。版主对于李登辉的评价真是正确,一个可以拿钱买下「民主先生」的人,怎么可能搞出真正的民主呢?

我总觉得李登辉只是柴契尔─雷根连线的台湾代理人,大搞「民营化」把整体利益送给国际资本家的小军阀;至于他心中的美式民主、普选直选与自由人权,都只是他争取当这个小军阀的利用工具,千万别当他真的信仰这些。

版主说得好,民主被视为一种解决方案,也不仅此美式一家,动辄以此家为天下准则,无怪乎新兴民主政体几乎等于新军阀小国家。我能不能说台湾军方媚美程度简直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

现在媒体帝国与财团跟政治更分不清了,从民调治国快要变成听政论节目主持人治国了,这种悲剧没想到在美国还在发生中,谢谢版主介绍了这一事件,也真感慨这两位人士走上了不归路。 (2015-04-21)

王孟源 回复:

我个人觉得李登辉是想把台湾日本化,而黑金正是日本政治的主宰。

现代美国的问题主要是财阀独大;台湾不完全一样,其实比较像南欧,也就是最大的问题在于意识形态严重扭曲,社会团体可藉街头运动推行各种蠢事。在美国搞街头运动对抗财阀的人,是会被警察狠揍的。


南山卧虫 留言 :

王兄难得,没有把所有宗教,用迷信一棒子打死。日后有机缘再聊聊。 (2015-04-21)

王孟源 回复:

我自己从小就读心经,它和量子物理并没有任何矛盾。传统哲学有它的好处,只是在当世庸人眼中,根本看不出其真谛。像是慈济的总管,贪嗔痴三毒兼备,还好意思说是法师。


tobinz 留言 :

看您说在90年代就看出李登辉搞的把戏,着实不简单,实在佩服您! (2015-04-21)

王孟源 回复:

我一直觉得他的把戏很明显啊,只不过我那时搞不懂为什么他会如此极端亲日仇中,最近才知道他是日本人的私生子。


chenwj 留言 :

关于李登辉的身世,有无比较可信赖的资料可供参考? 我感觉目前网路上找到的资料多是转载,或是模糊不清 (如维基百科)。谢谢。:-) (2015-04-21)

王孟源 回复:

我只读了新闻报导,没有做笔记。

我记得那时有人翻出可信的资料,而李登辉也不能否认,用典型的玩弄台湾愚民的手段,回答说他很受伤害,亦即他不想听实话。


访客恩 留言 :

tw.news.yahoo.com,这篇写监委有调查过李登辉生父是日本人,http://big5.huaxia.com/zk/jpwk/zplz/ldhxz.html,与http://big5.huaxia.com/zk/jpwk/zplz/ldhzmm.html,有写李登辉生父的文章。另外我听过李敖在电视上说过,大意也是李登辉生父非李金龙。 (2015-04-22)

王孟源 回复:

谢谢你提供这些资讯。


世界对白 留言 :

HBO高分纪录片:拨开迷雾:山达基教与信仰囚笼 Going Clear: Scientology and the Prison of Belief
pan.baidu.com/s/1hqIP9wK?qq-pf-to=pcqq.group
白皮的神教,头号护法汤姆·克鲁斯(Tom Cruise)二号约翰·特拉沃尔塔John Travolta
片中由前教众讲述怎么洗脑,包括控制阿汤哥,以及怀疑其前妻妮可·基德曼(Nicole Kidman)影响他对教派的忠诚,怎么想法破坏他们的婚姻!
结尾处阿汤哥带领教众对着创始人的遗照山呼万岁! (2015-04-23)

王孟源 回复:

其实在1980年代,Time杂志就有一篇长文揭露Scientology的真面目。当时Scientology正在申请成为美国联邦政府承认的正式宗教,结果不知怎么搞的,还是批准了。不过雷根的荒唐政策多得很,也不算太意外。

如何预防资本买通学术界?

中国早有独立于美式的经济学理论,是改开以来守护国家不落入错误政策陷阱的思想...

美国只花几千万就对中国“卡脖子”,我们的钱也要用在刀刃上

在“双循环”的新时代,攻关重点都是世界先进的技术,正是外国严密保护的机密,...

中国该顺应反全球化?这句话既对又错

澳大利亚、新西兰的经济高度依赖中国市场,只要及早适度做出提醒,它们内部的经...

我的抗击新冠经验:在美国太不容易了

只要不是病入膏肓,美国政府就建议在家自行疗养;如果个人非要检测不可,必须有...

糖尿病已是严重公共健康问题,建议开征果糖冷饮税

糖尿病成为顶尖等级的公共健康议题,严重性甚至超过了几年前的雾霾问题。而对果...

波音衰败的根源是只为股票期权服务

波音的文化基因被从根本上修改,管理层是清一色的MBA。股权服务、削减成本、...

谷歌宣称“量子霸权”,纯属忽悠大众的商业宣传

Google的量子计算器虽然算是先进,但距离实用目标还有至少九个数量级之遥...

为什么中国对波音737 Max必须重新认证

波音在同一份文稿里面,居然一再强调MCAS不是为了弥补这个不稳定性(因为“...

波音本末倒置,中国载人登月却大有可为

中方仔细研究一下ACES/Depot设计,那么就能扬长避短,绕过开发100...

波音737MAX的缺陷是低级的,是内部组织文化腐败的结果

737Max对波音的生意太过重要,即使真相逐步揭露,波音仍然必须尽快止损,...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法律申明|用户条约|隐私声明|小黑屋|手机版|联系我们|www.kwcg.ca

GMT-5, 2024-4-12 21:58 , Processed in 0.015805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2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