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滑铁卢中文论坛 返回首页

风萧萧的个人空间 http://www.shuicheng.ca/bbs/?6191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德国汉学家新疆表态引争议

已有 260 次阅读2023-10-4 18:48 |个人分类:德国

德国汉学家新疆表态引争议

德国两位知名中国问题研究者9月11日在瑞士《新苏黎世报》发表评论,称新疆局势在走向正常化。该评论在中国问题专家中引起震惊和质疑,被指是在淡化中共在新疆对少数民族犯下的人权罪行,为其做辩护。

杜伊斯堡-艾森大学资深教授托马斯·海贝勒(Thomas Heberer)

杜伊斯堡-艾森大学资深教授托马斯·海贝勒(Thomas Heberer)

(德国之声中文网)瑞士《新苏黎世报》9月11日发表德国杜伊斯堡-艾森大学资深教授托马斯·海贝勒(Thomas Heberer)和德国图宾根大学中国中心主任、教授施寒微(Helwig Schmidt-Glintzer)的客座评论,标题为《走出仇恨和愤怒--在成功打击恐怖主义和伊斯兰主义之后,中国政府希望新疆局势恢复正常》。

评论开篇写道,"关于维吾尔人被关押在严格管理的拘留营、被强迫劳动以及受到文化压迫的耸人听闻的报道,仍然主导着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在世界的形象。而该地区在2010年至2016年间深受大规模伊斯兰恐怖主义的影响,几乎导致中央政府失去对其控制却较少被讨论。中国政府不得不采取无疑过于严厉的措施来制止恐怖活动,使局势重新得到控制。这关系到整个中国的内部安全。同样不容忽视的是,维族人民自己也深受恐怖活动之害。"

评论接着谈及"20世纪90年代中期,新疆地区活跃着12个伊斯兰分裂运动",并称"中国当局当时对爆炸及武装袭击采取镇压措施。 但效果并不理想"。作者说,"贫困和失业、宗教活动受到限制以及不加控制的汉族移民加剧了维族民众的不满。 与此同时,很明显维吾尔族战士加入了国外的伊斯兰运动。 2016年,极端主义维吾尔人在伊斯兰国(IS)视频中表示,他们计划'将汉族人淹没在血海中'。 因此,他们开始以阿富汗和巴基斯坦为基地在南疆招募年轻的维吾尔人作为战士。"

评论说,"面对恐怖主义和恐吓,北京被迫宣布'紧急状态',向新疆部署军队并实施严厉的纪律制度。 这导致了国家的任意性。"

德国图宾根大学中国中心主任、教授施寒微(Helwig Schmidt-Glintzer)

德国图宾根大学中国中心主任、教授施寒微(Helwig Schmidt-Glintzer)

作者接下来写道,包括两位本文作者在内的四位德国的中国问题学者和一位国际法专家2023年5月调查了在北京2021年底任命新领导层后新疆局势是否有所改变的问题,并引用了中国官方对此的说法:"据中国当地当局称,2017年至2020年在新疆展开的'打击恐怖主义和伊斯兰极端主义'只是一个过渡阶段","2021年12月上任的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马兴瑞希望尽快实现回归'正常'这一目标。目前,正在落实法律制度化以及恢复和加强司法程序。"

作者继而谈到从维吾尔人那里看到的反馈。"中央政府发起的现代化建设,比如改善教育、医疗和就业,显然受到维吾尔人的欢迎。据称,在打击恐怖主义高峰期设立的各类营地已大部分被解散。过去几年提供大部分有关新疆发展文件的持批评态度的新疆专家郑国恩(Adrian Zenz)在最近发表的一篇论文中也提及这一点。"

作者接着例举了政府促进新疆发展的一些政策,并称"考察团没有发现对维吾尔语言和文化的普遍歧视"。评论最后呼吁道,"如果(新疆)人权状况继续可验证地实现正常化,欧盟应重启对话,并重新考虑因新疆问题而对中国实施的制裁。"

来自学界和流亡维吾尔人的质疑和谴责

这篇评论发表后在社交媒体和学界引起争议。

奥地利维也纳大学教授、汉学家柯路山(Sascha Klotzbuecher)在X(前推特)上批评这是一篇宣传文章,并附上"卑鄙、天真、不自由"几个词。他还写道,我希望德国乃至全世界的公众和媒体都能明白,海贝勒(Heberer)和Schmidt-Glintzer在新苏黎世报上的这篇文章并不能反映德国或欧洲汉学界的现状;大多数同行都对他们明显在为中共游说感到震惊。

德国维尔茨堡大学的中国问题专家阿尔佩曼教授(Björn Alpermann)在X上评论说,"好的科学必须汇集不同的、往往相互矛盾的信息来源,而不是片面地依赖某一类信息来源"。他指出,"该文对信息的使用有疏忽。作者没有将这些信息与背景联系起来,也没有对其进行批判性质疑。"阿尔佩曼写道,"总的来说,将镇压行动说成是'打击恐怖主义和伊斯兰主义'是中国政府的一种说法,这种说法很容易被反驳:事实证明,成千上万的哈萨克公民被监禁,但就连中国政府自己都没有指控他们参与分裂主义和恐怖主义。维吾尔族的文化、精神和知识精英被系统性地投入监狱--而不仅仅是那些受'贫困和失业 '影响、因此被认为容易接受极端主义思想并需要 '职业培训'的人。"

德国维尔茨堡大学的中国问题专家阿尔佩曼教授(Björn Alpermann)

德国维尔茨堡大学的中国问题专家阿尔佩曼教授(Björn Alpermann)

9月15日,《新苏黎世报》发表世维会主席多里坤·艾沙(Dolkun Isa)和在瑞士生活的维族人Rizwana Ilham撰写的文章,标题为"中国政府正在对维吾尔人实施种族灭绝"。文章称,"中国对维吾尔人的铁血政策主要不是为了反恐,而是为了消灭维吾尔民族"。

文章开篇批评海贝勒和施寒微(Helwig Schmidt-Glintzer)在《新苏黎世报》9月11日发表的客座评论中用 "恢复正常"、"没有宗教和文化歧视 "等字眼描述东突厥斯坦的现状是无以复加的"玩世不恭",因为"中国国家领导人习近平最近刚宣布将在东突厥斯坦更有力地执行以前的政策"。"东突厥斯坦"是世维会对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称呼。

作者称,"中国政府对维吾尔族和其他突厥民族的种族灭绝政策已经持续了七年","在此期间,中国政府还通过强制绝育等措施,在2017年至2019年间将维吾尔地区的出生率降低了近一半","即使在流亡期间,中国政府的长臂也没有停止伸向我们。 我们在任何地方都不自由"。作者还指责"中国政府正在利用强大的宣传机构试图掩盖针对维吾尔族和其他突厥民族的罪行","在宣传之旅中向记者和学者中展示一个理想的世界"。

海贝勒和施寒微的回应

9月18日,关注中国新闻的德语媒体China.Table发表海贝勒和施寒微的题为"独立调查几乎不可能"的文章,就9月11日在《新苏黎世报》上发表的评论引起的质疑做出说明。文章强调他们的新疆之旅是一次自费的科学考察之旅,5人应新疆社会科学院邀请前往了喀什地区(90% 以上为维吾尔族人口)和乌鲁木齐地区, 核心关注点不是调查不可否认的有关人权状况的指控。(因为)独立(调查)几乎是不可能的。

文章称"新疆绝不再是一个封闭的地区,而是可以公开、轻松地参观的",同时也承认,"我们也意识到,这一旅程会受到时间、地点和制度的限制,我们最终只能看到其中的一部分。"

在介绍了一些新疆之旅的具体细节和在《新苏黎世报》发表的文章应主编要求不得不做删减的细节后,作者在文章最后弱化了之前在客座评论中的呼吁,而是写道:"正如在新苏黎世包文章末尾所指出的,我们建议加强与新疆的交流,并进一步加强与该地区乃至整个中国的接触。"

争论仍未平息

迄今为止,海贝勒和施寒微有关新疆的客座评论引发的讨论仍未平息。英国诺丁汉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傅洛达(Andreas Fulda)在X上转发了China.Table上9月15日发表的"汉学家谈新疆:德国的中国问题专家感到震惊"一文,并摘录了其中的一段评论:"对德国的中国研究的批评暂时不会减少。究其本质,是德国的汉学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自身利益的驱使,过多地采纳了中国党国的观点,陷入了旧毛泽东浪漫主义的泥潭。许多德国的中国问题专家不是直言不讳地指出中国宣传中的矛盾之处,也没有明确界定民主社会面临的威胁,而是美化现实。海伯尔和施寒微现在又为这种观点的代表提供了新的弹药"。

德国汉学家新疆报道继续引发争议

德国两位知名汉学家前往新疆参观后发表文章。《南德意志报》引述多名汉学家予以严词批评。  

Xinjiang China Textilindustrie

新疆的一处工厂(资料图片,摄于2022年1月)

(德国之声中文网)9月11日,德国知名汉学家海贝勒(Thomas Heberer)和施寒微(Helwig Schmidt-Glintzer)访问新疆后在《新苏黎世报》撰文。文中指,北京在新疆所采取的措施毫无疑问是过于强硬的,但北京是不得已而为之,来应对恐怖主义、恢复对局势的掌控。文中写道:"由于恐怖主义及其威胁,北京不得不实施'紧急状态',向新疆派遣军队,并设立强硬的管制机制。而在此过程中出现国家的专断行为。"

文中并称维吾尔民众对于中央政府推出的教育、医疗和就业的现代化改进"不可忽视地持好感"。此外,文章引述当地政府称,2017-2020年在新疆是一个过渡期,2021年后以尽快恢复"常态"为目标,并称法律的机制化和重返法律程序是重要部分。

文中称:"对维吾尔语言和文化存在整体性歧视,这一点本旅行团不能予以确认。"

文章最后呼吁,"如果人权境况继续可证明地正常化,那么欧盟应进行对话,并反思因新疆而对中国实施的制裁"。

流亡维吾尔人作出强烈反驳

9月15日,《新苏黎世报》刊登世界维吾尔大会主席多里坤・艾莎(Dolkun Isa)以及瑞士维吾尔协会主席Rizwana Ilham的文章。其中列举多位维吾尔知识分子、宗教人士与"据估计数百万维吾尔人"一样被关押,如萨哈罗夫奖获得者伊里哈木・土赫提(Ilham Tohti)、新疆大学前校长塔西甫拉提・特依拜(Tashpolat Teip)、哈木拉提·吾甫尔(Halmurat Opur)以及活动人士茹仙・阿巴斯(Rushan Abbas)的姐姐。

文中并称,自2017年以来,流亡维吾尔人与"东突厥斯坦"的亲人失去联系,并且有时中国有关部门迫使其家人向其施压。"即便在流亡中,中国政府的长臂仍伸向我们。我们在任何地方都不是自由的。"



3:36 min

中国在新疆打造另类现实

两位作者回应 称此行并非以调查人权指责为主要内容

9月18日,信息平台China.Table刊登了海贝勒和施寒微两位作者的回应。他们介绍说,共四位德国汉学家和一位国际法专家自费前往新疆,在新疆社科院的陪同下,进行了参观访问。文中写道:"核心的认识并非对有关人权境况毋庸置疑的指责进行调查。这在不独立(调查)的情况下是不可能的。"文中说,其主要考察内容是当地及地区发展政策、发展工具;雇佣及社会福利政策;国家体制建设及法律体系;教育、文化、宗教及语言。

文中并提到,他们在访问中询问了在德国也知名的维吾尔学者塔西甫拉提・特依拜教授以及热依拉·达吾提(Rahile Dawut)教授的下落。



2:11 min

中国推出歌舞片反驳新疆指控

《南德意志报》引述汉学家批评:"令人羞愧的轻信"

9月24日,《南德意志报》记者马凯(Kai Strittmatter)撰文,引述多名汉学家,对海贝勒和施寒微9月11日的文章作出严辞批评。批评的方面主要有:二人的文章被认为在未提出质疑和分析的情况下,采纳了中国政府的立场观点;将新疆的情况"相对化";不专业;"令人羞愧的过于轻信"。

文章同时指出,就在上周末传出消息,二人询问下落的维吾尔学者之一热依拉·达吾提被判处终身监禁,罪名是分裂主义活动

文章引述两位作者称,他们撰文的目的是希望引起对此的讨论。文章同时引述对施寒微教授的采访,他表示"我们的目的并非为中国洗白"。但随行的团队中没有成员讲维吾尔语,翻译由中国社科院方面安排。访问过程中,有时候,"比如在一家工厂,不能与工人谈话"。不过,施寒微表示,他的印象是这并非故意安排的场景。"可以说,在几年前严峻的激化情形后,有所改变。有更多的行动自由。旅游业也受到扶持。"

在问及热依拉·达吾提的案件时,施寒微表示,并未否认这些案件的存在,"而是一定要继续跟踪追问"。但同时,他观察到人权被工具化。"这种美国式的非黑即白、将世界进行两极分化:民主政体是我们的朋友,其他人是我们的敌人。我认为这是有问题的。"他说:"必须继续对话。伸出双手。将中国妖魔化不是好的道路。"

《南德意志报》引述澳大利亚汉学家白杰明(Geremie Barmé)另外发表的一篇文章说,作为学者在中国如果获得特许,对某些禁忌话题进行研究,那么可能会出现一种自我辩护的心理,认为自己有助于保持沟通渠道的开放,而这样的做法其实可能损害其学术正直。



1:05 min

中国民众怎麽看新疆棉事件?

汉学教授:汉学教育原本就已受冲击

9月25日,China.Table刊登维尔茨堡大学汉学教授安晓波(Björn Alpermann)的文章,其中写道,此次事件对德国汉学教育造成冲击。文中称,无论是香港民主运动被打压、少数民族受迫害、对台湾的威胁还是清零政策对经济的扼杀,这些负面新闻都使得德国大学新生对于选择汉学的兴趣越来越低。而与此同时,政界和媒体对于中国专家的需求前所未有的高涨。

文章表示,鉴于前往中国进行实地考察的必要性,绝大多数研究中国的社科学者都会谨慎考虑这样做所需要作出的妥协是什么。相关话题也会在学术会议上定期讨论。

文章称,对这一议题的严肃、客观讨论必须继续下去。而海贝勒和施寒微有关新疆的文章并不能够反应汉学界的整体情况。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法律申明|用户条约|隐私声明|小黑屋|手机版|联系我们|www.kwcg.ca

GMT-5, 2024-2-26 13:51 , Processed in 0.021925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2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